第一次真傻眼了

  第一次真傻眼了 第一次真傻眼了 第一次去水库真的有点傻眼了,就像是没进过城的乡下人到了大都市。基本上看啥都新鲜、傻乎乎的。山好大、树木好多、满山的红樱桃、紫桑葚吃也吃不完。水也好大、鱼也大,也多、还能有幸看到活的黑乎乎的大胖头鱼。就连草丛里的大扁担钩(蚂蚱)、飞来飞去水蜻蜓、偶尔跳着飞过的大花蝴蝶,看上去也出奇的大,晚上还能捉到以前在课本里听说过萤火虫。以前陶醉在小河沟钓小鲫鱼、就连鲤拐子都没钓到过的我真的被震撼了,真好、从那天起真的爱这样地方了。 那年我小学还没有毕业,不过个子不算矮了,一个夏天的中午,老爸下班回来,一进屋就告诉我要领我和妈妈去水库玩玩,叫我赶紧带上件外衣,我当时差一点乐的蹦了起来,眼睛瞪的有多大都难以想象。下楼一看一辆半截美(现在的轻卡)已经在楼下等了、车里前座上还有老爸公司的老书记、这老书记是个正营转业的部队干部、可能骂人了,“妈了个八子的”长在嘴上。那时候还是商品经济社会、工作在国营食品企业的老爸是公司的领导层,跟我们地方的水库是常年的合作关系,水库冬捕的鱼都要通过这样的国营商业渠道销售。现在想起来第一次去水库也算是借了国营企业的光了。路上听老爸说晚上要在跟水库分局的公安在水库夜查、抓用网偷鱼的,兴许明天早上才回来,我更是兴奋不已了。一到水库办公楼前水库分局的局长、渔场的领导纷纷出来迎接,大人们见面寒暄、握手,让我叫这个叔叔、那个大爷的现在一个都记不住了,其实当时就没记住。我心思根被就没在这上,早就被满眼从没见过的山山水水、虫虫草草深深吸引了。 一盏茶功夫、渔场的场长吆喝着让拿条大鱼,大家跟着到了水库大坝下的码头了,我蹦上一艘外表斑驳的柴油动力大铁船,第一次上机动船兴奋紧张,真有点激动不会走路了。傻愣愣的站在船头,迎着舒服的风,贪婪的欣赏着两岸的隽美景色,努力地想仔细看清每一块山石、每一棵大树。深深呼吸着水上飘着淡淡腥味的空气。还时不时的看看水下是不是有大鱼经过。我正在那美着呢,船转过一个山嘴,开出大坝的开阔水域转向主河道,这主河道也有几公里宽啊。我还以为一直要向上走呢。不想船紧接着又开进一个小山口。山口很狭长,一进入山口里面豁然开朗,就像是从葫芦嘴进到了葫芦里。“葫芦”中间有一大片养鱼的网箱,原来这里是水库的渔场。还没等看明白,船就停下了。大家全部下船,我才看清,开船的从船里拎出一条活着的几十斤重大胖头鱼,下船掏出刀子就在水边宰杀收拾起来,刚刚旁边还有人在不远处水边尿尿,我很惊讶。岸上有个简易大窝棚,大人们有说有笑的去窝棚里了。我在水边又是扔石头、又是抓虫子的,心里痒痒想钓鱼,看大人也没人张罗,也不敢吱声。一会我看窝棚里出来人了,是水库的局长和爱骂人的老书记、还有开车来的师傅。手里一人拿了一把鱼竿。这可乐坏了我了。局长让弄点尺虫(蚯蚓)来。看窝棚的从窝棚里出来跑到旁边的灌木棵子里,几铁锹就挖出个罐头瓶子来,拿给他们。我哪能错过这大好机会,赶紧嚷嚷着要跟着去。我老爸看上去有点不情愿,老书记倒是挺阚快,走吧上船,我们几个蹦上一条小船,估计这膄小船是渔场网箱投喂饵料装鱼用的,又腥又臭。还得是人家在水库工作的局长,没几下就划到网箱中间了。杆子打开我一看跟现在的杆子根本没有可比性,也不能称作是钓竿,就两节,一米五长比大手指头略粗一点的竹竿,杆把上缠着绿色的电工防水胶布,前面插根竹扫帚条子做杆梢。鱼线一圈一圈从竹竿上拆下,都有点打卷了。他们三个每人一把,在那忙活开了,我在旁边直犯嘀咕,一是这里能有鱼吗?二是也不说给我一把杆子?别看我小,好歹我也是正儿八经钓过鱼的人啊!瞧不起小孩啊?我只能眼巴巴在旁边看着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他们三个一条鱼也没钓到。开车的师傅开始崩溃了,扔下杆子干脆洗起脚来。机会来了,我赶紧拿起他那把杆子开始比划起来,那时候也没有个什么调标理念,包括我自己的钓组都是大笨钓子,二话不说一根蚯蚓掰成两段,装在两个钩子上,扔进水里,可好、这地方都有5米深呢。标小铅轻钓饵下的不是很快。就是感觉船钓挺爽的,这样近距离看浮标是不是有点欺负鱼的意思啊。哈哈!我这高兴劲就不用说了,说来也真长脸,真争气。下钩不一会,我感觉有口了,塑料空心小浮标红脑瓜轻轻的动了一下,刚窃喜,浮标嗖的一下我眼看它钻进水下很深,斜拉就跑,在船上往下看一米多远浮标的感觉真爽。我猛地提杆,水下扑扑楞楞真过瘾啊!担心它跑,杆子扔下,双手紧捣腾,大粗线根本不用担心断线的问题,十几秒钟一条一尺来长半斤多重白花花的大岛子(翘嘴鮊)被我拽出了水,当时唯一敢肯定的是钓上来的是鱼,至于是什么鱼就弄不太明白了,在水库第一次钓鱼就上鱼了就别提我有多兴奋了,小孩子高兴就想手舞足蹈的,我还有点不太敢,还在船上呢,另外、两位领导都没开胡,我太显摆有点说不过去吧!成熟点装成老鱼混子不作声,趁热赶紧扔钩下水,水线太长,杆子太短,不能甩,一点一点的把线顺进水里,谁知道,浮标还没下水,水下突突地像过电一样,又猛地传来强劲的力道。哈哈!又中鱼了。赶紧往回捣,捣了几把又看见鱼了,挣扎也没用,直接拎进船舱。跟上条鱼一摸一样。开车的师傅开始不洗脚了,在船舱里翻腾出个网兜(鱼护)来,把两条鱼都装好扔进水里。并告诉我,我帮你装鱼,你钓把。我心里这个得意啊!我有点不敢正眼看那二位领导。那二位领导也不作声,也不看我。咕咕的冒着烟,聚精会神的看着浮标。 什么叫新手运气好、什么叫有经验的手把高、什么叫一发而不可收、什么叫超水平发挥、什么叫活气死人,那天在我身上可能体现的淋漓尽致。由刚开始看浮标变成号脉线,大岛子像是用尺子量好的一样一口气拎了十四条,这一通拎,太过瘾了,后来就不是我兴奋了,上条鱼给后边装鱼的、开车的那师傅乐的前仰后合的。爱骂人老书记,实际上我记得从第三条就开始坐不住啦!嘴里一直嘟囔的骂着,“妈了个八子的,这他妈小子”他越骂我还就越上鱼。那位局长大人到是沉得住气,任凭我这边怎折腾,他像个佛像一样一动不动。 岸上传来好几遍喊吃饭的声音了,他俩都不作声,我这也开始没有口了。突然,局长举起杆子,就听见竹竿嘎巴嘎巴的撕裂,像是马上要断掉的样声音,竹梢被拽成了问号,局长一会站起来一会坐下,弄了好几分钟,拽出水一个黄忽忽的鱼,扔进船仓嘎嘎的直叫唤,我又傻眼了,这是什么鬼东西啊!当时他们跟这鱼叫嘎鸭子,我想这名字挺贴切啊!可不就是像鸭子一样嘎嘎的叫吗,当时这鱼对我来说是那样的新奇,水库还有会叫的鱼真是神奇。实际上就是黄颡,这鱼满身黏糊糊的,黄黑色的花布满全身,嘴像鲶鱼一样大还有胡须,黄白色的大肚子溜溜圆啊。我看足有3斤多重。局长也不动声色,说了一句,回去吧开饭了。我们简单收拾一下,就上了岸了。 一直没进窝棚,一进去,映入眼帘的是,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衣服,水叉、救生衣、板铺上的破军用被褥上有十好几个大电筒。地上有个方桌,上面放着一个大盆。里面满满当当地盛着一大盆鱼啊,旁边还有不少烧鸡猪蹄等熟食,生吃的青菜。大人们酒已经开喝了,我捡了饭桌角落的地方远远坐下,盛了一小盆鱼。呼噜呼噜吃起来,实际上那时候我还真不太爱吃,但听他们说是用河水养河水炖的,叫原汤化原食,就特别有兴趣,那鱼炖的也确实好吃,那天的鱼美味到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可能也跟我心情特别好有关系。就算是那老书记“妈了巴子,这他妈小子钓鱼挺厉害”骂了我一顿饭,成功的我也不在乎。呼呼就是吃,吃的钢钢香。 吃完饭,跑出去,天已经黑下来了,山坡上到处都是萤火虫,抓了半瓶准备带回家去,据说放在被窝里看书用很省电,嘿嘿!大人们喝完酒,渔场里又来了一条船,又来了十几号人,两条船一起驶出葫芦嘴,向上游开去,我也跟着他们抓偷鱼的去啦,那天晚上我弄个好活,坐在船棚顶打个探照灯,照了一夜。弄得第二天我头发里还有小飞虫呢?这事这回不说了,下回再给大家讲。 第一次去水库,玩的有点大了,起点整太高了,这也就是这些年一直不太喜欢钓小鱼的原因。对不起有点吹了!不过这样愉快而且难忘的钓鱼经历谁想起来不兴奋,不想吹吹捏。多少震撼、多少惊讶、多少傻眼定格的镜头、多少个纯真的第一次给了这个水库啊!哈哈。。。哈哈。。。

本文由小梁钓鱼发布于入门,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一次真傻眼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