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的路亚鱼文化

  法国的路亚鱼文化

  法国是一个渔业大国,同时也是一个垂钓大国。法国的六角形国土北、西、南三面临海,海岸线长达5500多公里。境内河网纵横,湖泊星罗,仅内河航道里程就达8600多公里。法国四季雨水充沛,处处绿意盎然,是名符其实的水乡泽国。全国6千万人口中,垂钓爱好者就有1千多万人。无论男女老幼,皆喜临岸垂纶,其中女钓手尤不鲜见。 悠久的垂钓历史和广泛的群众参与,加之法国人特有的标新和细腻,使法国的鱼文化在世界上颇具特色。巴黎距离海岸(塞纳湾)的里程与北京距离海岸(渤海湾)的里程相差无几。北京缺少一条足以影响气候的大河,因而干燥少雨,像个远离大海的内陆城市。巴黎则全然不同,是一个海味儿甚浓的城市。一年四季水量丰沛的塞纳河蜿蜒流经市区,大大小小的船只往来穿梭于海岸与城区之间,海鸥上下翻飞,尾随其后。市内随处可见的海鲜摊位上,五颜六色的各种鲜活海产品让你丝毫不会怀疑巴黎是个濒海城市。巴黎的塞纳河畔、大大小小的湖泊岸边,随处可见三三两两的钓者身影。笔者旅居巴黎三年多,工作之余,时常加入到他们的行列之中,与他们共享垂纶之乐,也结识了一些令人怀念的钓友。初涉法国的鱼文化,仅以小文述之,告与国内垂钓界的朋友们,对于我国方兴未艾的垂钓运动的健康发展或许稍有裨益。 组织细密 法国本土的96个省(巴黎为第75省),省省有自己的钓鱼协会,每个省的各个地区、各个小市镇,也都拥有自己的钓鱼协会。各地的钓鱼协会对所豁区域内的河流、湖泊一年四季的垂钓时间以及何种鱼可钓,何种鱼不可钓;多大尺寸或重量可钓(标准以下者必须放生),都有极为明细的规定。有人开玩笑说,法国不愧是法国(法律之国),其法规条文之烦琐,真真达到了登峰造极之田地。一次在春季渔猎业博览会上,我拿到不少大巴黎地区各地钓鱼协会的宣传小册子,上面对垂钓时间和鱼种皆有细致入微的规定。法国气候温和,四季皆可垂钓。春夏秋冬四季里,开竿与收竿的时间各不相同,就是在一个月中,也都有细小差别,仔细看来,不过差个十来分钟,甚至几分钟。每个小册子上,都开列有当地经常可见的十余种鱼类准钓准取的具体尺寸和重量。每种鱼都有彩色照片,以便钓者能够"验明正身"。我钓了二十几年鱼,还从未见到过如此章法,真是大开眼界。环保意识 法国人垂钓,都有很好的环保意识,从垂钓地点的保洁及人与鱼的关系都可以看出这种意识的潜移默化与深入人心。文明垂钓在法国已蔚然成风,无论在塞纳河畔、默东森林、布洛涅森林及万塞纳森林区湖泊,还是大巴黎地区的其它水域,凡是我垂钓过的地方,所见所闻无一例外。人们或独自一人,或出双入对,亦或三五成群来到岸过垂钓,大多有礼貌地相互致意后,在相隔一定距离外选择钓位安顿下来,以免相互干扰。垂钓过程中,绝无大声喧哗的现象。垂钓时的废弃物,钓者绝不会随地乱扔,收拾起来各自带走。因此,每日收竿以后,只要留意河湖岸边,可谓一尘不染,就像整天没有人来过一样。 人与自然界万物生灵的和谐相处,共生共存,这是当代人类越来越明晰的共识。这一点,在法国人的垂钓活动中能够生动地体现出来。美丽清洁的塞纳河在七十年代初期,曾经受到严重的工业污染,世代居住在塞纳河中的30几种鱼类大都被迫"背井离乡",剩下的仅有三四种鱼。巴黎市政府大力整治污染,建立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制度和设施,塞纳河水才逐渐恢复了原样。现在,塞纳河中原有的大部分鱼种都已纷纷重返故乡。人们经常可以钓到的鱼有欧鲌、鲤鱼、欧鳊、鲶鱼、鳗鱼、鲫鱼等。 法国人大多将垂钓视为一种休闲活动,一种人类回归自然、亲近自然的方式,因此,绝大多数人钓到鱼后都自觉放生,区别仅仅在于放生的时间有所不同。有的人钓得一条放生一条,有的人则将钓得的鱼暂存于鱼护中(相当于软禁一会儿),待收竿返家前一并放生。比之我国大多数钓手,二者境界可谓大相径庭。前者鱼人为友,垂钓仅为游戏,鱼虽有皮肉之苦,却绝无丧生之虞;后者鱼人为敌,垂钓乃是搏斗,除非鱼死网破,鱼将必死无疑。 影视文化 法国的垂钓业已经形成相当规模的产业系统。在法国各地,有一个名为迪加德龙的大型体育用品联锁超市,巴黎市区内就有它的多家分号。在这家超市里,垂钓用品应有尽有。垂钓服、钓具、钓饵、帐篷、皮艇,琳琅满目,五花八门。一般来说,价格不菲,一组三支海竿,架在一套支架上,由电子报声系统控制,样子倒不错,用起来也挺灵敏(我多次见到法国钓友用过),一问方知要1000多法郎(当时的比价是1法郎约合人民币1元4角)。就是钓饵,也非我国钓友可以承受的。拿钓友们常用的万能钓饵蚯蚓来说,10条加拿大红蚯蚓(法国市场上出售的蚯蚓全是加拿大进口的)装在一只肥皂盒大小的白色泡沫塑料盒内,上面扎上十几个小气孔,储藏在冰柜里。每盒售价15法郎,折合人民币20元左右,也就是说,1条蚯蚓2元钱。在北京,花上两元钱可买到一袋蚯蚓,一般没有人细数,怎么也得有几十条吧。这个价格差,用不着细算便一目了然。怪不得我在《环球时报》上披露这个信息后,全国南北几个厂家纷纷来电咨询,问如何可以向法国出售中国蚯蚓。 法国的影视文化中,关于垂钓与狩猎的内容甚多。比如每周电视一台都在下半夜(大约凌晨1时至3时之间)安排两三次狩猎与垂钓内容的纪录片或者教学片。我常常习惯于夜间写稿,写好发出后,正好可以欣赏一阵垂钓电视片。那些片子都很专业,分门别类,有海钓、河湖钓、矶钓等,有专钓鲤鱼的,有专钓鲇鱼的、鳗鱼的、欧鳊的等。声色逼真,如临其境,就跟自己垂钓一样,看上一段儿,真是过瘾。 法国各地还有很多垂钓博物馆,向参观者系统、形象地介绍垂钓活动的历史沿革、普及垂钓知识、提醒珍稀鱼类的保护。以巴黎西郊勒瓦鲁瓦桥边的塞纳河小岛上,就有一座这样的博物馆,笔者时常去那里的河畔钓鱼,便有机会入内参观。 钓友写真 在法国垂钓几年,交了几位法国钓友,他们的热情诚恳感人至深,回国已经一年多了,垂钓时还时常念起他们。 说垂钓是一种高雅的休闲运动,在法国的确名符其实。钓者无论男女老幼,一律衣着整洁,彬彬有礼,绝无赤膊上阵,满口粗话者的踪影。来到岸边,在不影响他人的地方找好钓位,安顿下来,周围的法国钓者时常会走近问候一下,有时还会问你缺什么东西。记得一次周日在桥岛垂钓,时近正午,不远处一位法国小伙子取出随身带着的三明治充饥,问我吃不吃,我因带了牛角面包,便谢绝了他的好意。不大一会儿,他又拿出一听罐头啤酒,问我喝不喝?我自己也备了饮料,便又谢绝了他。他很不高兴地说:"你什么都有,什么都不求人"。看着这位好客的小伙子,我走过去与他攀谈了一会儿,后来我们成了要好的钓友。 另一次垂钓时,我不经意地钓上一条半米多长的大欧鳊,它吞钩太死,怎么也摘不下来。这时,右面钓位上的一位中年钓者赶忙走过来,拿着一根摘钩器,很方便地帮我摘下钩来。我连忙道谢,并将摘钩器还给他。这位钓者很客气地将摘钩器送给了我:"你留着用吧,我还有两只"。 在法国垂钓几年,还传奇式地结识了一位法共老党员。这位年逾古稀的老布尔什维克的观点还是原汗原味的斯大林时期的传统共产党观点。他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老技术工人,在东欧许多国家都工作过,还写有关于国际共运的专著(他赠送给我一本)。他数十年如一日的业余爱好就是垂钓。退休之后,他与女儿女婿住在一起,家就在塞纳河畔。与他一起垂钓,一边侃钓经,一边聊人生,真乃一大乐事。 从幼儿抓起 垂钓既是法国人的一大休闲运动,又与环境保护密切相关。法国人很注意这方面的国民教育,甚至从幼儿抓起。我在旅居法国期间,有幸参加过一次这样的活动。记得是在春季,一个星期天,巴黎市政府在市中心的一段塞纳河畔,组织一次别开生面的钓鱼比赛。当天,塞纳河两岸布置得像过节一样,大大小小的彩色帐篷中,有临时小型垂钓博物馆,有各种钓具、饮料、食品出售。河岸边,除正式参赛的选手外,还专门辟出一块地方,用围网栏住数十尾十几公分长的小鱼儿,让呀呀学语的幼儿学习钓鱼。有几位专职教练在一旁耐心地教授孩子们钓鱼,那认真劲儿真像是在课堂上授课。孩子们仔细地听着、钓着,每当他们钓起一条鱼的时候,河岸边就会立即蹦发出阵阵欢快的笑声。

本文由小梁钓鱼发布于路亚,转载请注明出处:法国的路亚鱼文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